您當前的位置: 淘寶集運香港中心 > 國內

  • 2020-11-13 15:56
  • 來源: 新華網
  • 作者:

  在遼寧省錦州市義縣張家堡鎮官場溝村一家農業企業裏,一名工人將收穫的花生裝入分揀機(11月4日攝)。新華社記者 姚劍鋒 攝

  新華社瀋陽11月12日電 題:遼寧義縣:“三變”改革“變”出強村富農新天地

  新華社記者 丁非白

  農曆每逢三、六、九,是遼寧省錦州市義縣高台子鎮桑土營子村最熱鬧的時候。村裏的遼西活畜交易中心內人頭攢動,各個交易區內近千頭牲畜供遠近的客商前來選購。“多虧‘三變’改革激活了村裏的資金,發展起了產業,讓村子看到了希望。”桑土營子村村書記韓松林説。

  在遼寧省錦州市義縣高台子鎮桑土營子村的遼西活畜交易中心裏,一名買家在觀察自己中意的一頭牛的身體狀況(11月4日攝)。 新華社記者 姚劍鋒 攝

  為破解農民增收渠道少、村集體經濟弱等問題,從2018年8月開始,義縣在全域內推進“三變”改革——資源變資產、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

  韓松林是村裏的能人,做過煤炭生意,倒騰過牲口,為此村民們一致讓韓松林回家帶頭致富。“剛接手時,村上不光沒有集體經濟,還負債140多萬元。”韓松林説,“要想致富,就得把村上的產業搞起來。”

  韓松林看準了活畜市場,“義縣有區位優勢,可以作為牲畜的中轉中心。”但資金的問題讓他很發愁。“聯繫了幾個想投資的朋友,但後期都變卦了。”

  這是遼寧省錦州市義縣張家堡鎮官場溝村一家農業企業在進行花生晾曬加工(11月4日攝,無人機照片)。 新華社記者 姚劍鋒 攝

  “‘資金變股金’就是把各級財政的分散資金、村集體經營主體和農民的自有資金及信貸資金和社會資金入股發展產業。”高台子鎮鎮長邊策説,遼西活畜交易中心初期投資集中了縣裏劃撥的產業振興資金200萬元,扶貧專項資金230萬元,同時成立了遼西活畜交易互助合作社,將肉牛養殖、流通作為村內主導產業發展。

  2018年以來,義縣整合了1.9億元農村發展類資金、6656萬元村集體資金、7510萬元農民自有資金,投入到發展村集體經濟上來。

  在遼寧省錦州市義縣張家堡鎮官場溝村一家農業企業裏,工人在生產線上將收穫的花生進行分揀(11月4日攝)。新華社記者 姚劍鋒 攝

  “‘我的土地我自己種’,這是村民們的普遍想法,許多村民不知道什麼是入股、什麼是股東。”稍户營子鎮蔡家屯村主任湛寶告訴記者,“農民變股東”就是引導、推動和支持農民自願將個人的資源包括土地、資產、資金、勞動力等,入股到經營主體,成為股權投資人,參與分紅。

  “對於十年九旱的義縣來説,土地不流轉,不實行現代化、規模化的農業生產種植,不把‘農民變股東’,就沒有出路。”湛寶説。

  這是位於遼寧省錦州市義縣高台子鎮桑土營子村的遼西活畜交易中心(11月4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姚劍鋒 攝

  為激發村民的積極性,村裏黨員幹部帶頭入股,並上門入户為村民講解政策:項目經過縣裏評審評議,都是訂單生產,而且流轉的土地能參與分紅,不出家門還能打工。終於村裏成立了宏興穀子種植專業合作社,35户村民以351.5畝土地年折資14.06萬元入股。

  蔡家屯村建檔立卡貧困户李素萍給記者算了一筆賬:“現在收入一年2萬多元,其中土地入股分紅有5000多元,在合作社工作掙4000多元,在家附近的花生基地打工再掙1萬多元,日子真是越過越好。”

  遼寧省錦州市義縣張家堡鎮土營子村果農在果園裏將採摘的蘋果裝箱(11月4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姚劍鋒 攝

  目前,義縣全縣完成了土地確權103萬畝,流轉土地55萬畝,2.8萬户農民變為股東,佔全縣農户總數的30%,建檔立卡貧困户基本實現了股東全覆蓋。

  “資源變資產”就是把土地、林地、荒山、水域等自然資源,集體房屋、建設用地、基礎設施等集體經營性資產,以股權為紐帶,入股到合作社、家庭農場、龍頭企業等經營主體,按合同約定獲得分紅。經過一年多的改革,義縣有近35萬畝集體和農户土地、5萬畝荒山荒坡荒灘,水利、電力、房屋、農機具等設施設備以及管理、技術、品牌等無形資產,折價入股到經營主體。

  遼寧省錦州市義縣張家堡鎮土營子村果農在果園裏將採摘的蘋果裝箱(11月4日攝)。 新華社記者 姚劍鋒 攝

  義縣農業農村局局長鄒博説,近兩年的探索和實踐,讓義縣4萬多貧困人口全部脱貧、151個貧困村全部銷號,成功摘掉了貧困縣的帽子。今年,義縣239個村實現“三變”改革項目全覆蓋,村級集體經濟收入5萬元以上的村達到207個。

  “過去農村資源散、資金散、農民散,制約了鄉村振興戰略實施。義縣的先行探索為錦州市的‘三變’改革打下了基礎。錦州‘三變’改革起步時間不長,但我們在改革中嚐到了甜頭,也更堅定了我們改革的信心。”錦州市委書記王德佳説。

編輯: 楊楊
推薦閲讀
熱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