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淘寶集運香港中心 > 國際

  • 2020-10-28 12:50
  • 來源: 新華網
  • 作者:

  南疆廣西,上千公里的邊境線蜿蜒曲折,高大挺拔的木棉樹沿線巍然屹立。這是一條有着奇山秀水的美麗風景線,但也曾因偏遠閉塞處處刻下貧困印記,8個邊境縣(市、區),5個是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或滇桂黔石漠化片區縣。

  從整合資金修路引水到改造房屋穩定安居,從因地制宜推動特色種養到立足優勢發展邊貿,從搬出大山進廠務工到更新觀念斬斷窮根……經冬復歷春,木棉樹下的新時代脱貧攻堅事業始終熱火朝天。

  從羊腸小道到康莊大道

  那坡縣百省鄉那布村水弄屯,一個位於邊境零公里處的苗族山寨,由於大山阻隔、海拔較高,這裏的村民曾被稱為“住在雲端的人”。羊腸路、茅草房、煤油燈……新華社記者曾用鏡頭記錄下這裏的貧苦景象。

  2008年,當地政府為水弄屯村民蓋起磚瓦房,修通砂石路,新建蓄水池,村民陶美羊一家的生活有了起色,還買了第一輛摩托車。

  2015年實施精準扶貧以來,水弄屯羣眾的生產生活條件再次升級:家家户户住進更加穩固的樓房,加建容量更大的蓄水池,房前屋後配置儲水淨水的“水坦克”裝配式蓄水池,寬敞硬化的通屯路上樹起了太陽能路燈杆。

  拼版照片:左圖是廣西那坡縣百省鄉那布村水弄屯村民陶美羊和弟弟陶美星上山拾柴火(2009年4月5日攝);右圖是陶美羊姐弟共度週末(2018年3月17日攝)。新華社記者張愛林攝

  在政府的幫扶下,陶美羊現在養着6頭牛、3頭豬,去年賣了1頭牛就收入7000多元。“我們還有邊境補助、低保補助、產業獎補,孩子讀書有教育補助,日子一年過得比一年好。”陶美羊掰着手指給記者數起各種福利。

  連着三四個月不下雨,全村吃水就靠一眼水量有限的山泉——幾年前,靖西市龍邦鎮大莫村弄關屯的養殖户陶皇保總是為水發愁:人都不夠吃,羊怎麼辦?

  2018年初,村民們歷經曲折找到了水源地。當年7月,對口幫扶大莫村的深圳市龍崗區出資160萬元,建成5個高位水池和7.5公里長的引水管道。陶皇保打開家裏的水龍頭,當清澈的水嘩嘩流出,他的愁緒一掃而光,山羊養殖數量也增加到100多頭。

  經過數年建設,廣西邊境地區公路總里程突破8000公里,實現了從羊腸小道到康莊大道的飛躍,邊境8個縣(市、區)“縣縣通高速”“鄉鄉通瀝青(水泥)路”“村村通公路”。邊境地區鄉鎮和建制村通硬化路率達到100%,農村自來水普及率超過80%。

  拼版照片:上圖是廣西那坡縣邊境零公里線上甲柳村上保屯苗族羣眾王文章家的茅草房(2008年11月12日攝);下圖是王文章家的樓房(2018年6月7日攝)。新華社記者張愛林攝

  完善的基礎設施、便利的生活條件和邊境補助政策讓更多人願意長住邊境一線,不少貧困户從條件較差的老家搬到邊境0到3公里地區。

  因地興業充實“錢袋子”

  看着長勢喜人的板藍根,瑤族村民鳳亞內終於體會到來自土地的豐收滋味。鳳亞內的家位於那坡縣平孟鎮念井村西馬屯。這裏山岩嶙峋、土壤稀薄,人均耕地不足0.3畝,長期以來,村民只能在石頭縫裏種少許耐旱玉米度日。

  “興邊富民感黨恩,造田感謝解放軍”——20世紀90年代,部隊排雷之後,在山弄裏平整出一塊10畝左右的土地,無償交給村民耕種。2019年,當地黨委政府結合地貌特點,在西馬屯周邊實施砌牆保土工程,開始又一次“造田”,將80畝斜坡石頭窩改造成土地,發包給農户種植板藍根。

  拼版照片:上圖是廣西那坡縣邊境零公里線上甲柳村上保屯苗族羣眾陶文勝夫婦在自家茅草房內(2009年7月14日攝);下圖是陶文勝夫婦在自家樓房內(2018年3月15日攝)。新華社記者張愛林攝

  拼版照片:上圖是廣西那坡縣邊境零公里線上甲柳村上保屯的進屯路(2009年7月14日攝);下圖是甲柳村上保屯現在的道路(2018年6月7日攝)。新華社記者張愛林攝

  如今,站在進屯的山口放眼望去,兩側山坡是連片的板藍根種植基地,上方是新建的一户一個棚舍的養殖場,依山而建的樓房錯落有致。

  近年來,邊境沿線黨委政府在積極改善基礎設施條件的同時,因地制宜發展特色種養產業和邊貿及加工業,開發公益性崗位,羣眾增收渠道逐步拓寬。

  迎着早晨的陽光,劉豔青邁着輕快的步子,走向離家一路之隔的扶貧車間上班。在她身後,是寧明縣愛店鎮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安福小區,不遠處便是愛店口岸和邊貿進出口加工物流區。

  搬遷出來之前,劉豔青的丈夫患病、孩子年幼,家庭的重擔全壓在她一人身上。為了掙錢,她得前往距家3小時路程外的山林割松脂,去一趟半個月都不能回家。2018年,通過易地扶貧搬遷,劉豔青的苦日子總算到了頭。除享受邊境補助外,她還成為一名“上班族”,在家門口參與邊貿落地加工,一天能獲得100元工資。

  拼版照片:上圖是廣西那坡縣邊境零公里線上羣眾肩挑背馱的生活場景(2008年11月3日攝);下圖是那坡縣邊境零公里線上羣眾騎摩托車出行場景(2019年3月15日攝)。新華社記者張愛林攝

  目前,愛店鎮安福小區已安置來自5個鄉鎮的513户建檔立卡貧困户,當地大力推進扶貧車間建設,因地制宜成立邊民互助組,引導邊民廣泛參與邊民互市、貨場裝卸、進口產品落地加工等。

  龍州縣更是嚐到了因地興業的甜頭。全縣以“種養貿遊工”五大產業為核心,加大“雙高”糖料蔗基地建設力度,引進企業帶動村集體和農户發展牛羊養殖,組建200多個邊貿互助組帶動貧困户8000多人通過運輸、裝卸等就業增收,發展紅色旅遊,建設扶貧產業園等,貧困發生率從2014年的31.79%降至2019年的0.25%,成為廣西首個脱貧摘帽的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

  擦亮更美邊境線

  經過持續奮戰,廣西邊境地區貧困面貌得到根本性改變。從2016年至2019年,廣西8個邊境縣(市、區)實現373個貧困村38.77萬貧困人口脱貧摘帽,貧困發生率降至0.69%。

  廣西靖西市龍邦鎮大莫村弄關民族小學的學生在課堂上背誦課文(10月13日攝)。新華社記者楊馳攝

  拼版照片:左邊兩圖是廣西那坡縣百省鄉那布村水弄二社苗族兒童吳美烈生活場景(2009年5月6日攝);右邊兩圖是吳美烈的求學畫面(2018年3月15日攝)。新華社記者張愛林攝

  在脱貧攻堅路上,邊境地區發展如何接力前進?靠生態、靠文化、靠教育、靠開放……在新發展理念指引下,廣西邊境地區正逐步走上可持續發展新道路。

  當了20多年蔗農的農海忠從來沒想到,靠深山密林中的鳥也能實現脱貧致富。他所在的龍州縣逐卜鄉弄崗村地處弄崗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近年來,當地藉助保護區獨特資源優勢,建設弄崗生態觀鳥科普基地,創新推廣“觀鳥經濟”實施生態扶貧,全村166户730人(其中貧困户47户231人)參與其中,通過提供交通、食宿、嚮導等服務增收。

  教育是斬斷貧困代際傳遞的關鍵。通過加快推進義務教育學校標準化建設,全面落實學生資助政策,加強教師隊伍建設等,實施教育振興八大工程系列重大項目,邊境地區教育主要指標快速增長。

  在靖西市,當地積極利用“兩後生”政策,幫助初中和高中畢業後未能繼續升學的貧困孩子到技工學校學習,實現技能就業和穩定就業,2017年以來已組織557名“兩後生”參加技能培訓。

  開放是邊境地區的優勢。近年來,一系列新開放平台在廣西邊境落地,東興、憑祥重點開發開放試驗區建設向縱深推進,百色重點開發開放試驗區獲批、廣西自貿區崇左片區建設啓動等,正推動口岸貿易、互市貿易和落地加工貿易蓬勃發展,為脱貧攻堅成果鞏固提供堅實保障。

編輯: 
推薦閲讀
熱點圖片